第九章  再遇

更新时间:2019-01-09 22:09 字数:2052

他就是张谦啊。程曦瑶微微垂眸,再抬起眼的时候,已经是满脸矜持淡然:“大人所说故人,必然胜我百倍。”

“故人已去,与我无缘。”张谦似乎醉意更盛,他苦笑两声,又端起酒杯看向莫靖禹,“黄公甚是有福气。”

“张大人过奖,”莫靖禹看了程曦瑶一眼,对张谦笑道,“内子与我两情相悦,比一般父母媒妁撮合的更柔情蜜意一些,大人见笑了。”

看着张谦摇摇晃晃走开的身影,程曦瑶脸上充满了惋惜:“倒是个痴情的。”

说着,她看向莫靖禹。莫靖禹正夹着一筷子烩肉,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看我作甚?又不是我害他故人已去。”

“你方才说什么两情相悦,岂不是故意刺激他?”程曦瑶伸手摘了个青提,放进嘴里,低声说道。

莫靖禹把烩肉放进嘴里,嚼了几下,头都没抬一下。

莫名其妙。程曦瑶暗暗摇了摇头,继续低头当她的花瓶。

宴会结束的时候已是深夜,众人都已经尽兴,可是山上的路不好走,因而齐王将众人安置在了府内留宿。莫靖禹不好推辞,只好带着程曦瑶在府内留下。

“黄大人有事吩咐。”小丫鬟们声音清脆,但是显然对“黄炳元”没什么多余的想法,相比起来之前还是莫靖禹身份时候的投怀送抱要收敛了很多,伺候收拾好了之后,就赶忙退出去了。程曦瑶在一边看着,禁不住感慨,就算是在古代,这也是个看脸的世界啊。

“在想什么?”四周无人,莫靖禹恢复了正常说话的声音,可是面具还是没有摘下来。程曦瑶在灯下托着腮,面上的假脸看起来妖艳,却透露出一种清冷高贵的气质。

莫靖禹禁不住一愣,心中好像有小猫给挠了挠,怪异的感觉蔓延开来。

“没什么,”程曦瑶摇摇头,赶走脑海中的胡思乱想,压低声音说道,“今天得到的东西,要不要现在写下来?”

莫靖禹回身躺在美人榻上,眼皮都没抬一下,用一种充满了冷淡鄙夷的口吻问道:“你记不住?”

“……”程曦瑶深吸一口气,控制住自己想一把掐死这个变态的冲动,看了看床褥,问道,“今晚怎么办?”

“你睡床,”依旧是淡漠的口气,莫靖禹将手放在胸口处,过了片刻,问道,“张谦如何?”

程曦瑶盯着摇曳的烛火,看着它一滴一滴的流下眼泪,又想起那时候心口的痛楚,禁不住长叹一口气:“痴情种子。可惜了,命运弄人。”

“你似乎与他相识?”莫靖禹瞥眼看向程曦瑶。

窗外有些微风轻轻摇晃着树枝,树枝的影子投在窗户上,斑驳阑珊。屋内安息香的香气袅袅,缓慢又轻巧的充盈着每一寸空间。

“我对他没兴趣,”程曦瑶回身盯着莫靖禹,十分不喜欢他这种语气,“过去的事就是过去了,我程曦瑶,再怎么难过也不会给人当妾。况且现如今天堂有路,我何苦招惹是非。”

原来喜欢张谦的那个程曦瑶,早就死在了要被迫与人成亲的那天夜里。现在的程曦瑶,最不想的就是跟以前扯上联系。况且莫靖禹跟自己不过是合作关系,这种打探式的问法,确实让人很不爽。

莫靖禹听出来程曦瑶语气中的不喜,却没有生气,只是笑笑。程曦瑶一言不发,转身毫不客气的爬上了那张宽阔的大床,甚至连让一下的客气都没有。

半晌,莫靖禹低沉的嗓音在室内响起:“如此,甚好。”

回答他的,只有程曦瑶微微的呼吸声。

第二天一早,众人便谢齐王款待,说家中妻儿担心,纷纷告辞。莫靖禹亦是带着程曦瑶告别。

相比起上山的艰难,下山简直轻松地多。不仅可以跟莫靖禹同乘一个轿子,还有小丫鬟们在旁边跟着伺候,随时端茶倒水,更不见了什么机关陷阱。程曦瑶心情大好,看着窗外美丽的风景,想到京城中两处即将到手的肥美店铺,心中更是喜滋滋的。

这么想着,看看一边一脸严肃,靠在车厢内的莫靖禹,程曦瑶想了想他昨天气走张谦的流氓作风,生怕他耍赖,便靠近他压低声音问道:“有一事想问王爷,不知王爷可否解答?”

“说。”莫靖禹眼皮都没抬一下。

“不知道王爷先前答应的店铺,要怎么送到我手上?”程曦瑶故作轻松,心中却紧张的很,不住地瞟着莫靖禹的脸色。

莫靖禹缓慢的眨了眨眼:“待到了京城之后,会有管家告知你。”

既然是这么说,那多半是不会赖账。程曦瑶放下心来,继续去窗边看山上的风景了。

程府中并未因为程曦瑶的夜不归宿而掀起多大的波澜,甚至可以说,一点动静都没有。并不是大家有心隐瞒,而是程曦瑶母亲留给程曦瑶的丫鬟早就都被刘氏卖了出去,剩下的人也都是见风使舵的,并不怎么关心这个大小姐的死活,是以当程曦瑶出现在自己的小院落的时候,众人还以为她起了个大早去后花园散步。

不过这些程曦瑶都不在意。她看着手中莫靖禹让管家给她的店铺名单,很是兴奋。从前自己在大学的时候好像选修过一门经济类的课程啊,那些东西虽然已经忘了个七七八八,但是用来选两间赚钱的铺子,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。

“胭脂铺,看起来好像盈利不多啊;玉石店,这行水深,我又出不去,还是别做得好,米铺……”程曦瑶对着名单挑挑拣拣,花了一下午的时间,终于敲定了一家药店,一家布铺。

现如今太平盛世,达官贵人们养生意识强烈,又加上这是睿王的店铺,用的是睿王的名义,药铺中多多进一些养生的药材,不怕没人捧场;布帛嘛,是哪个年龄段的人都必须用到的,自然也好盈利。而且看起来,这两家店铺的管事甚是熟练老道。

耳边又浮现出莫靖禹那张漫不经心的脸:“这两家铺子,还有里面的管事,本王都送给你了。省得你一个女儿家出入不方便。”^_^

ICP备16012254号 PinShu.com Copyright @ 2014-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@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