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  出门

更新时间:2019-01-02 20:45 字数:1983

“一夫一妻制?”

听到时言溪所说出来的话语,时永瑢只觉着心里头的困惑,是愈发地扩大了。

在时永瑢的那个时代,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制度。他不由地皱起了眉头,看着面前的时言溪,开口询问道。

“你所说的这个东西……是什么意思?”

时永瑢所言,倒也是在时言溪意料之中的询问。时言溪双手环抱在胸前,朝着面前的时永瑢,大致地解释道。

“啊这个……大概就是那种,一个人只能娶,或者嫁一个人。比如说你,如果你娶了两个人,你就算是重婚罪了。”

“笑话!”

听得时言溪的这一通解释,时永瑢不由地狠狠甩了甩衣袖,面上的表情也是愈发地阴沉了。

“这般是何等愚昧的法律!”

“看你的这个样子,你应该是不会明白的了。”

看着这个模样的时永瑢,时言溪不由地摇了摇头,轻声叹了口气。

“一生一世一双人,听说过没?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饮。”

时言溪一边这么说着,一边继续叹气。她看着时永瑢的这副表情,也自然是清楚,在他的那个朝代,也自然是不可能具有这样子的思想的。

“不过也是,你要是明白了,那也就很奇怪了。毕竟,在你的那个朝代,思想应该还不会有这样子的吧?”

因此,对于时言溪而言,她也只不过是鸡同鸭讲罢了。她看了看不远处的那家超市,侧过了头去,看着身旁的时永瑢,开口一字一句认真道。

“永瑢。这一次,你别再跟丢了,行吗?”

听得时言溪所说额话语,时永瑢愣了愣,却还是嘴硬地回答道。

“我没有跟丢。”

“行行行,我跑丢了。”

时言溪叹了口气,也只能是自认倒霉了。她瞥了眼一旁的时永瑢,便是踏步朝着超市的那个方向走了过去。

这一次的时言溪,不仅仅走的速度很慢,而且,还近乎于是三步一回头,特地去看看时永瑢这个人,是不是仍旧跟在了她的身后。

“没什么好看的了。”

觉察到了时言溪的视线,时永瑢不由地皱起了眉头,心里头也是多了几分的不悦。

听到了时永瑢所说出来的这句话语,时言溪不得不叹了一口气。果不其然,那个时代的一些王孙贵族,还真的是异常难伺候。

“我还不是怕你和以前一样,又走丢了吗?而且,那样子的地方,莫不成,你还打算再去一次?”

时言溪停下了脚步,转过了身子去,看着站立在自己面前的时永瑢,开口小声地解释道。

听着时言溪所说出来的话语,时永瑢终究还是点了点头。毕竟,之前的那次事情,如果不是因为时永瑢在原地发呆,那么,时言溪也没有必要去到那一家店铺。

“我知道了。可你……”

看着面前的时言溪,时永瑢嘴唇动了动,似乎是想要开口说些什么。可当他觉察到,时言溪有些黯淡的眼神之后,时永瑢赶忙改口说道。

“算了。我们快点去超市吧。天色有些昏沉了,只怕是会下雨。”

一听到时永瑢所说出来的这句话语,时言溪不由地皱起了眉头。她抬起头,看了看的确是有些昏沉的天色,心里头不由地咯噔了一下。

“啊……我的天。”

时言溪赶忙翻了翻自己的包,却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心里头满是无奈。

一旁的时永瑢,也自然是觉察到了时言溪的这一表情。他看着面前的时言溪,不由地有些不太明白。

“出什么事情了?”

“今天天气预报说下雨。但是……我好像没有带雨伞啊。完了完了。你不会是预言家吧?这个都能猜的到。”

时言溪紧紧地皱着眉头,瞥了眼不远处的超市,有些迟疑。她看向了一旁的时永瑢,叹了一口气,便是保持着沉默了。

“天气预报……雨伞……你所说的这两个东西,是什么意思?”

时永瑢一愣,大致地听清楚了时言溪所说出来的话语之后,不免地皱起了眉头,开始思考她所说的这些话语里面的意思。

对于“雨伞”这个词汇,时永瑢大概也还算是明白。没有等到时言溪开口解释,他便是率先开口,反问道。

“雨伞这个东西……大抵就是挡雨的器物,我所说的这个,对么?”

看着时永瑢那一本正经的表情,时言溪不由地被逗笑了。她点了点头,快速地回答道。

“是的是的。看起来,永瑢,你的理解能力还是不错的嘛。对于天气预报……嗯,怎么说呢?大概就是一个,对于天气的预测。”

“对于天气的预测?”

听得了时言溪所说出来的这句话语,时永瑢原本就是紧紧皱着的眉头,这一次是愈发地加深了几分。

“这不是笑话?上天的旨意,又怎么可能会被如此轻易地揣测?”

“哎呀,你不懂的了。”

现如今的时言溪,也自然是并没有那个闲工夫,打算去和时永瑢好好地讨论这个事情。因此,时言溪摆了摆手,看着不远处的超市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情。

“算了算了,我们还是快一点,去那个超市吧。”

时言溪看向了一旁的时永瑢,开口快速地说道。

“毕竟,如果到时候真的是下雨了,那么,我们说不定还是可以,在超市里面避一会儿的雨。”

时言溪一边这么说着,一边朝着超市的那个方向,快步地跑了过去。

一旁的时永瑢看着面前的时言溪,轻轻地摇了摇头,暗自里叹了一口气。似乎是觉察到时永瑢还站立在原地,时言溪不由地转过了头去,大声地喊道。

“时永瑢!你在干什么?我们快点走吧!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听到了时言溪所说出来的话语,时永瑢不由地轻笑了一声。随后,他便是快步地跟上了时言溪,朝着超市的那个方向而去。

不过还好,时言溪和时永瑢现如今所距离超市,并不算是有多么的遥远。^_^

ICP备16012254号 PinShu.com Copyright @ 2014-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@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