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4 哄媳妇?

更新时间:2019-03-14 08:12 字数:2487

清漪的眼泪很不争气的夺眶而出,其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她为什么要哭,可是那眼泪就是就是出来了,泪汪汪的,痴呆呆的坐在那里也不去看胤塘,就低着头那样子好像犯了错却又不承认的孩子。

胤塘那个火大阿,一拳头就打到床沿上去了,看了看已经双手抱膝蹲坐在那里的清漪唉声叹气的。

清漪这个会儿就蹲在床的角落里,双手抱着膝盖,下巴放在膝盖上,两只眼睛的泪水一滴滴的划过脸颊,脸颊还有一些微红。

听不出一丝呜咽,你说她哭吧没有声音,你说她不哭吧那无神的眼睛和断线的泪珠是怎么回事。

胤塘都懵了,他怎么会没见过女子哭呢?周氏哭起来是抽搭抽搭的,泪水不多,可怜兮兮的。再有就是勾栏中的了……

胤塘看了看已经哭着的清漪一跺脚出去了。

至于胤塘去哪了,清漪不知道,反正她知道他一夜没回来,第二天一早也没听青禾说去完颜氏那儿。

因为清晨的时候天气阴沉沉的,还下了些雨,所以康熙决定等晚一点看看雨会不会停,停了才走。

这会儿,几个年纪大点的皇子都在龙帐里呢。

大阿哥在磨墨,康熙不知道写什么呢。老五就站在下边垫着脚尖等着瞧,老九低着头很是不关心的样子。

“老九,怎么了闷闷不乐的。”康熙憋了一眼垫着脚的五爷把纸团了起来,把笔一方看着胤塘问到。

胤塘抬起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摇摇头,他也不好意思因为女人的事情老是烦人。

康熙看着那双眼睛淡淡的说道:“你不说朕就不知道了?堂堂皇子夜里还能没地方去了?”

炫三一大早就来报告过了,说是胤塘半夜出了帐子。在半山腰的树底下坐了一夜,直到凌晨才下了山,看样子是直接往他这里来了。

“皇阿玛,您就装作不知道就是了嘛。”胤塘祈求的说道,那两只大眼睛卖萌的样子可爱的很。

大阿哥的手没停,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至于五阿哥也是一副袖手旁观的事情,谁也看得出来这会儿康熙没什么事儿,闲着呢。

“什么时候把你媳妇儿搞定了,什么时候开始上朝。”康熙哼了一声毫不客气的说道。

他才看不过自己儿子败在一个女人手里,就他这样的连一个女人都收拾不了,怎么和朝堂上那些奸诈狡猾的朝臣同朝为官?

康熙早上也收到了消息,京城里他那些好儿子也不消停。他并不想看见自己的的儿子刚刚进入朝堂之中,羽翼未满就被这个一脚,那个一拳给欺负了,即便是兄弟也不成。

至于胤塘和清漪的事情,康熙虽然没心思管,但是怎么也知道个七七八八。

他容许别人不喜欢自己儿子,但是不容许别人胡闹,他看的出来胤塘对于清漪是郁闷不是不喜,那就说明清漪没有失了分寸,既然这样那就不是无关紧要的事情。

京中贵女,没有那个是没有脾气的,不是给她一个男人她就去喜欢去上心的,烈一点的也不可能没有,脾气可以有,但是不能没有分寸。清漪有,况且儿女小事,康熙一个一国之君哪有那心思,能够关心至此已是不容易了……

父子几个又带了一会儿,差不多半下午的时候才开始启程,车马行的不快。

胤塘骑马跟老大并排走着,“大哥,你媳妇儿怎么被你收服的?”

胤塘问的声音很低,一脸的欠揍样,大阿哥宠妻无度这是满世界都知道的事情,府里不是没有别人,可是一年能见个四五次就不错了。

“这个……宠着就是了。”老大卡壳了,这让他怎么说,跟自己弟弟说自己怎么和福晋做事儿?还是说……

老九也是,自己搞不定就自己想想吧,还非要问,他出来是个威风八面的,可是到了自家福晋跟前就跟个乖儿子似的。

胤塘还是不明白,看了看老大尴尬的脸色,到底还是开了口道,“那个大嫂要是没事儿的话,能不能有时间让她去和我家媳妇儿坐坐。”

“你确定?”老大差点没闪了舌头。

他虽然没见过清漪,可是也远远的看见过一下,看着像一个文文静静的,他家那个……

“我确定。”胤塘一看有戏忙说道。

虽然说各府里,嫡福晋互相走动这是必须得,可是亲近不亲近又是一说了。况且老九也不知道老大媳妇儿内里到底如何,据他知道也是一个不爱出门儿的。

“可以倒是可以,不过这事儿你也可以去找找老七。”老大不忍心的说到。他自己宠妻无度也就算了,再有上一个,那……

可是老大怎么也没想到,后面只有更宠没有最宠。

“大哥此话不错,弟弟告辞了。”老九一听,着急忙慌的下了马就冲着后面跑了。

老大在一旁看着,嘴巴勾着,看老九那个着急样儿,看来今年又有事情和他家媳妇分享了,估摸着这以后也不差。

也就几步远,七爷腿脚有些不便,是坐着马车的,老九呢不是很喜欢去提别人的不及之处,谁都一样,什么地方也是一样的,这个尊重程度倒是和清漪有的一拼。

老九问了七爷的贴身太监才撩了帘子,一股脑儿的坐了进去,那模样一个稀罕,好似之前从来没见过他七哥一样。

“你这是怎么了火急火燎的。”七爷正自己一个人下着双手棋呢。

“七哥,七嫂好不好。”老九也是个没反应过来的,上来就问了这样一句。

七爷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,摸了摸老九的额头,嘟囔着,没生病啊!

跟自己弟弟聊自己媳妇,这个貌似……

不仅尴尬还解决不了问题,还有可能越出主意越糟糕。这个道理谁都懂。只是为什么到时候就不想想呢?

老九撅着嘴巴把上午康熙爷的事儿,还有刚才在前头和大阿哥说的事情,跟七爷捣鼓了一遍,说完了那模样还是快回答问题的样子。

“我可以让你七嫂过去坐坐。不过别的嘛……呵呵呵。”七爷勾起嘴巴一笑,伸手连推带扔的把九爷扔了出去……

车驾走了大半个月,终于进了蒙古科尔沁草原。清漪一匹骏马把自己跑了个野,直到月下黄昏才在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地上停下来。

清漪就那样忘我的躺在地上,把两条腿的膝盖交叠在一起,把一直胳膊枕在头下面,闭着眼睛,好不悠闲。

清漪已经有很多年没骑马了,她第一次骑马是和她的同事去一个村庄里,那村庄偏远,路境崎岖,除了人行,就只有马可以通过,当地人们以打猎为生,上山的工具主要就是马,考古队在那里发现了一座墓地,一些个文物他们也没见过,就找了历史专家,那个时候清漪才刚刚就业,跟着老师去的。

清漪那时候才大概二十五六岁,她一毕业就有了工作。她有学历,她爸爸认识这方面的人很容易就把她给介绍进去了,因此她有了工作。

她是历史系硕士研究生,一毕业就在历史地质研究中心,因为有学历有背景,这一行的人也都很实在,所以清漪一路也没遇到什么坎坷。

都说坎坷让人成长,可是清漪唯一的坎坷大概也就是出生在一个离异家庭了吧。这个时候微风轻轻,清漪闭着眼睛正想着如果自己没有来这里,会是什么样子的呢?^_^

ICP备16012254号 PinShu.com Copyright @ 2014-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@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