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   于金鳞你干什么

更新时间:2018-10-08 22:50 字数:2158

而正努力奔驰的那个人,可不就是于金鳞?

田梦惊得魂飞魄散,冲上去一把拉下来于金鳞,一耳光打上去:“于金鳞你神经病啊!”

于金鳞这才猛然惊醒,老二还在晃荡着,上面流着污浊的液体,田梦看一眼就气的推了他一把:“你他妈有病啊?”

于金鳞那被人摔过耳光?懵了一会儿,脖子上青筋都爆出来:“你他妈打谁?”

“打谁?你看我打谁?你他妈还不快滚,等着人家告你强奸啊!”

于金鳞一扭头,这才看到清楚床上躺着的那个陌生女孩子,身上青青紫紫,双腿大开,眼神失了灵动,于金鳞懵了一会儿,突然哆嗦了一下,低头捡上裤子连滚带爬的穿上跑了。#_#

田梦回头,看到床上那小女人青涩的小脸上眼泪夹在眼角,尚且保持着被侵犯时候的姿势。

给她盖上被,田梦有点心疼,一时又头痛得要命,想着可怎么给于金鳞收拾烂摊子,就听见外面“砰”的一声防盗门砸上的声音。

不用想也知道,是于金鳞落荒而逃,田梦咬牙骂了一声畜生,略一想,还是觉得应该把这消息告诉给那个人才行,毕竟这个姑娘——来头也不小啊。

过几日下午,三月十五。

于家有规矩,每月十五晚上必须全家人聚餐。

于金鳞回来的时候,有些意外林素竹也在,这几天林素竹一直在忙A市的事儿,他都很少见到面,不过她来了也好,毕竟是家宴。

一进了客厅,他就看到林素竹正在切水果,动作很优雅,几日不见林素竹似乎又圆润了一些,整个人像是一块散发着柔光的美玉,于金鳞心里荡了一下,在她面前坐定。

“你上次签的那个合同,我全盘负责,已经在弄了。”

于家是整个S市最大的汽车制造商,S市几乎就是汽车之乡,全国百分之四十的车都是从S市销售而出,其中于家占大头。

“嗯。”

林素竹提到工作总是分外认真,放下手里的水果刀,抬头正要和于金鳞说什么,却突然听到一声怒吼:“我不走!凭什么是我走?她怀孕了你就撵我走?以后她孩子生下来,是不是我就要被赶出家门了?”

于流梦手里拎着包抛出来,跑到客厅一把将包扔到地上,包里面收拾好的衣服滚出来:“我要是今天不回来,还不知道你原来把衣服都给我收拾好了呢,这么说我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,消停的很,这辈子都不出现在你眼前!”

“于流梦,别闹!”于三叔追出来,脸上带着愠怒:“你不大学开学了吗?正好去学校住几天!”

身后,田心双手抱着胳膊,脸上洋洋得意。

“住个屁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她不就是想撵我走吗?你不是都说了孩子生下来就立遗嘱吗?所有的东西都给她,我什么都没有!”于流梦随手拿了个杯子就砸过去,狞笑:“你还真是我好爸爸。”

“你,你怎么——”于三叔很诧异,有些虚:“流梦,我们好好讲话,你不要闹了。”

恰在此时,沈昏酒推着老爷子过来,老爷子抬眼看了一眼,吐出来一句:“流梦不用走。”

一时寂静。

田心脸色白了一下,扭头看于三叔,于三叔也不说话,田心知道老爷子发话,事情也变不了什么,心一横,突然说了一句:“老爷子,流梦不走也没什么,左右我们俩也就是吵吵架,我自己注意养生就行,倒是老爷子你记不记得,之前你说过,我们哪对夫妻要是怀了孕,您就有个大奖励?”

空气一时寂静下来,老爷子顿了顿,点头:“是有。”

田心一时欣喜若狂,跑到于三叔旁边,轻轻的晃着于三叔手臂,于三叔脸上做出来一副为难的样子,眼底却雀跃着光。

老爷子一阵沉吟,低声吐出来一句:“下头新开的几家子公司,老三你安排几个人看着吧,看后期效益吧。”

这话一出,在旁边坐着的苏容脸色都有一瞬间的凉意。

林素竹低低的笑起来,抬眸望过去,在众人的略微诧异中,轻轻地吐出来一句:“老爷子,说话可要算话。”

沈昏酒推着老爷子的轮椅把的手紧了几分。

一顿饭,于金鳞吃的心不在焉,饭桌上的气氛有些诡谲,好不容易吃完饭回屋,于金鳞一把扣住林素竹的手,低低的吼了一句:“你这孩子是做试管来的?”

刚才在餐厅哪里,林素竹掏出一份怀孕检查的单子,惊得众人都说不出话,只有苏容高兴的合不拢嘴,老爷子一贯喜欢林素竹,这一次更是豪爽的给了不少奖励,他绷了一晚上的脸也是很不容易。

“那你以为呢?”

林素竹抬手甩开他的手,神色倦怠:“我先睡了,我怀孕了,我们分房。”

于金鳞脸色变化了些许,沉默出了门。

她就为了今天,刻意千里迢迢从A市赶过来的。

躺在床上,她还有些茫然,她就这么怀孕了吗?

倒在床上,手指轻轻的摸着自己的小腹,这里面有一个孩子啊。

林素竹笑着笑着,又笑不出来了——她这个孩子倒还真是可怜,成了妈妈争夺遗产的牺牲品,连出生都带着浓重的利益色彩。

真可怜啊。

门外,于金鳞一出门,就对上老爷子的眼。

“既然素竹怀孕了,这段时间你照顾素竹就行,一些必要的宴席,昏酒去就可以了。”

于金鳞一冷,抬眼看了一眼于三叔,发现三叔不说话,他也就沉默了——原先以为上次沈老爷子应该放弃了,没想到又是旧事重提。

就听见田心摸着肚子回了一句:“小叔不说自己忙着呢吗?”

老爷子脸色有点不好。

苏容就扯了扯于金鳞,不让他继续掺和,走得远了一点儿,低低的问他:“素竹怎么样?”

“她没事。”

苏容看了自己儿子一眼,蹙眉:“既然素竹都怀上了,你外面那群女人就都断了吧,省得你爷爷知道了,又出什么事儿。”

老爷子在十年前那场大火之后,对养外室就很忌讳,当初田心成功上位,还是因为她当时怀孕了,但是那个孩子还没留下,老爷子对她这么多年都是冷眼相待。

于金鳞没吭声。

“你别给我冷着脸,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,那是你孩子!”

“什么我孩子,就是个人工受孕的卵子!”

于金鳞憋不住,吐出来一句:“妈,你说的我都知道,我回公司了。”^_^

ICP备16012254号 PinShu.com Copyright @ 2014-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@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