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  周姨娘怀孕

更新时间:2018-10-11 00:00 字数:3240

锦绣有些奇怪的看着眼前的人,对于方才的话她并不相信,“恩。”

锦绣默默点点头,拿着食盒继续朝内务府走去。一路走来,一边走着一边琢磨,今夜发生的事她也清楚,不过是是皇后娘娘自导自演的一出戏罢了。

涟漪宫里灯火未灭,温语柔翻着手中的书籍,眉眼微皱,乌丝长长垂落在地,远远望去如同是画中走出来似得。

“娘娘,方才我遇到灵秀殿的人。”锦绣拿起竹签跳着灯芯,“与我说了句话,有些不解,说是定要与娘娘说。”

温语柔抬起头瞅了她一眼,“嗯,说说看。”

“她说,三年前,皇后娘娘就给三殿下了奇毒。”锦绣像是说起一个与她无关痛痒的事情,“您说,是否好笑?三殿的身子骨一直很好,如有毒早就毒发了。”

温语柔不说话,而是双手扶着脖子扭了扭,“皇后那现在也不太平吧?”

不出意外,明儿个怕是就有一个替罪羊来顶替今夜所发生的一切,想想不免觉得好笑,这又是何必?“说这话的女子可认得?明儿个带来给本宫瞅瞅。”若真如她所说,那……想到这,温语柔起身朝卧榻走去。

也不知道是谁将花朝节那夜在宫里发生的一切,传了出去,一时间陆凝之的名声大噪,更是有说书先生将这段编排成书,在大街小巷各处传唱。

“凝儿,这是在做什么?”沈秋韵带着几个丫鬟走进了她的院子,看着拿着镐头忙活的女儿问道。

陆凝之没回头,而是继续埋头干活,“娘亲,您来了?您先坐会,我这边忙完就来。”

“不急,莫要累着。”对于这个宝贝女儿,她是越看越欢喜。“我与你说,你记在心里便是。”

“嗯。”陆凝之觉得就这样把姑母晾着也是不尊重,索性将手中的东西递给身边的素灵,“娘亲脸色不好,是否遇到什么烦心的事了?”

沈秋韵示意身后的丫鬟将几个画像放在石桌上,“娘亲寻思你年纪也不小了,前些年被病给耽搁了,现下总算是好透彻了,自是需要找个婆家了。”

“娘亲,你就这般急着将我嫁出去?”说着伸出手抚摸着画卷,“但,这也不足以让您眉头紧锁,娘亲您不妨与我说实话。”

“什么事都瞒不过你的眼睛。”沈秋韵深深的叹了口气,“只怪你那日风头太盛,如今也算是这盛京的名人。你那表姐夫尽厚着脸皮,前来求娶。先不说你表姐的事,娘亲怎么看,他都像是人品不够端正的人,自然也不愿意你嫁给他。”

听了这话的陆凝之举着茶杯的手顿了顿,好一会儿才说道,“娘亲,这人我并不喜欢,还有就是这些画像我也不想看了,绝非我的良人。”

“不看就不看,对了听说温贵妃有意将你许给桓王?”沈秋韵伸出手抚摸上她的脸颊,“以后不管你嫁给何人,娘亲都不会过问,但娘亲不希望你嫁给一个皇亲贵胄。帝王家素来无情,还是不要陷进去最好。”

“嗯。”大仇未报,谁又想儿女情长?想着自己惨死的女儿,心就如同被一枚枚钢钉扎似得。“我还想陪娘亲跟爹爹几年。”

此时素灵火急火燎的朝院子里走来,脸上愁云密布,眉头紧锁。看着院子里的两人,欲言又止。

陆凝之不温不火的看了她一眼,语气不轻不重,“怎么了?何时这般没有规矩了?”

“夫人,小姐……”素灵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,“方才,那边给老爷请去了,听从里头出来的大夫说,那边那位像是有了。”

沈秋韵一个不稳,将手中的茶杯跌落在地,“有孕是好事,府里好些年没有喜事了。”

她虽在笑,但笑容却达不到眼底,深邃的眼眸里尽是落寞。

“不过是好像,还不是没有确定么?”陆凝之安慰的拍了拍她手背,“娘亲,爹爹添了个孩子,自然是要高兴了,若是你这般模样被爹爹瞧见了,难免又要被误会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最后,还是确定了,周姨娘确实是有喜了,原本对他疼爱有加的陆淮,这下更是喜欢了。恨不得捧在手心疼爱的,就连远在灵山祈福的老夫人听闻这些也都回来了。

陆凝之看着借机忙里忙外的姑妈,心中十分不是滋味。

当时,周为安得知沈璃怀孕之后,那般激动地神情,还有对她百般呵护的样子,是自己从未拥有的。

一大早,陆凝之就被采青两个从被窝里拉起来,此时已经完全入了秋,早晨的秋天是特别冷的,她无比想要在被窝里躺着。

“我的姑奶奶,今儿个是老夫人回来的日子,您还是早些起来,莫给她老人家添堵才好。”采青不由分说的将她从被窝里拉了出来,“老夫人对您素来不喜欢,对二小姐可是宝贝着。”

这个老夫人,陆凝之是知道的。

老夫人姓周,周姨娘是她的侄女,也是陆淮的青梅竹马。当时,她可是一度想要周姨娘做着陆家的主母的,只是却不想被沈秋韵截胡了。

加之,这些年来,沈秋韵除了陆凝之以外,再无所出。更是对她颇有非议,如今周姨娘怀了身孕,自然是更加的欢喜。

客厅的主位上坐着两个人,老夫人在左,陆淮在右。周姨娘坐在沈秋韵的下手,一脸春风得意。

“给奶奶请安。”陆凝之微微俯身行礼,“奶奶这些年在灵山可还好?”

老夫人杵着先皇赐的龙头杖,至始至终不曾看她一眼,“起来吧,我听闻你这丫头好了,今日瞅瞅,还真是好了。”

“托奶奶的福,好了。”陆凝之默默落座,等着老夫人开口。

“这些年,承蒙佛主雨露,终究是让我陆家得一个继承的人。”老夫人是信佛的,心中将这来之不易的孩子,认为是佛主看到了她诚心,“当初,你跟我说过,若是婉清先诞下长孙,就抬了她做平位,不知可还算数呢?”

陆凝之虽不言,但是她眼角的余光将在座的每一个人的神情收入眼底。借着喝茶的,彻底看了老夫人一眼,看不透。这是她的结论,“奶奶,这平妻不是还需要皇帝默许?”

是的,只有当今皇帝能下旨,让一个男人有两个结发妻。陆凝之在试探,试探她到底做了几手的准备。

“自然,我好歹也算是一品诰命,不过一个小小的请求,圣上也不会不同意。”老夫人缓缓站起身,杵着龙头杖走到周姨娘跟前,将自己头上的发簪递给了她,“这是这些年我给媳妇留的,现下我赠与你,陆家日后的还需你开枝散叶才是。”

沈秋韵的心里五味杂陈,本该属于她的东西……

“奶奶,尽然是送给媳妇儿的,那娘亲是否也有呢?”陆凝之故作天真的问道,“即便是奶奶说的平妻,那也是两个才是。毕竟,娘亲是先皇亲自指的婚。”

“咳咳,凝儿,你祖母如此自然是有她的道理,平日你最注重规矩,今儿个怎么尽如此失礼?”沈秋韵察觉到她那一闪而过的不悦,赶紧将陆凝之护在身后,“母亲,还请您莫要怪罪才好。”

也不知道是心情大好,还是碍于那日的陆凝之救了陆府上下,老夫人并不多言,而是斜斜的瞥了沈秋韵一眼,“规矩还是要让她多学学,你也不是小门小户里出来的,莫要被人落了口实。”

沈秋韵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好,眼眸低垂轻声称是。

这老夫人一回来,周姨娘像是有了主心骨似得,眼里更是容不下沈秋韵,这不公然带着陆淮来跟她要人。

“姐姐,妹妹今日来只想找你借凝儿一用,外头的大夫着实不敢相信。凝儿的医术高超,又是自家人,自然是最信得过的。”周姨娘由身边的丫鬟扶着,也不跟沈秋韵行礼,“妹妹身子不好,还望姐姐莫怪妹妹不懂规矩才好。”像是突然想到什么,赶紧补充道。

沈秋韵伸手夹了快绿豆糕放在陆凝之跟前,“你昨儿吵着要吃绿豆糕,东西是好,但还是要注意分寸,拿捏到恰到好处,才能不让自个儿遭罪。你脾胃素来不老实,这回不许多吃可有听见?”

“晓得了。”陆凝之点点头,这话明面上是对着自己说的,其实就是说给周姨娘的听得,自己这个姑母好似突然变了个人似得,还是说,曾经她就是这样,眼里容不下半点东西?“娘亲,你也是莫要因为府中的琐事气着了。”

“我们家主子好歹也是有了身孕的,一不留神可能就生出个少爷来,不过是问夫人您借个人,又有和不妥的?”周姨娘身旁的丫鬟环碧说话了,她的眼神瞅向陆凝之,满眼的得意,“您是嫡小姐没错,但我家主子日后可也是主母。”

“啪嗒!”

采青领会了自家主子的眼神,顿时明了,趁在场所有人得不备,一记耳光狠狠地甩在了环碧脸上,“你一个奴才还有插嘴的时候?不懂尊卑?”

“一个姨娘还妄想得了平妻的位置,难免太异想天开。”陆凝之将手中的茶杯轻轻放下,站起身捋了捋衣袖,眉眼微微向上一挑满是嘲讽,“我不管你在外头是如何的嚣张跋扈,不过来到我这,自然要遵着我的规矩来。”

一旁的周姨娘轻咳了几声,“妹妹今日来……”如果这个人自己要不来,那么接下来………

“听闻凝儿替太子殿下瞧过,医术自然是有目共睹的,旁人我不放心,毕竟这是陆家的长孙。”说着,周氏伸出手抚摸着平坦的小腹。

“恐怕,这有些不妥。”^_^

ICP备16012254号 PinShu.com Copyright @ 2014-2016 武汉品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@ 版权所有